门球百科

广告

《老张、老李侃门球》(连载稿)第65篇

2018-04-01 10:21:07 本文行家:赵玉书

《老张、老李侃门球》(连载稿)第65篇

 

标题标题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六十五篇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用”是爱  “宠”是害

      老李:老张啊,上次你说要和我谈谈有关年轻裁判员的使用问题,都是些什么内容呀?

      老张:最近这几年,我注意观察了一个现象,那就是各级、各地在如何对待年轻裁判员的事情上,存在着不少问题,应当引起各级门协的足够重视。

      老李:具体说都有哪些问题呀?

      老张:近几年,门球裁判员队伍不断扩大,更为可喜的是许多20几岁、3、40岁的年青同志加入裁判行列,为中国门球的发展壮大奠定了人才基础。通过几次球赛的观察:不少地方、单位在如何对待、使用、培养、锻炼、提高年青裁判员的问题上,存在着一些有待改进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这些年青裁判员,绝大部分为在职人员,干好本职工作是其主业。必须承认:他(她)们接触门球实际的机会相对比较少,甚至有一部分人至今尚未摸过杆、上过场、打过球,对门球技战术知之甚少,更谈不上参与门球活动的经常化。对他(她)们来说,当务之急、最最需要的是——实践、实践、再实践。要为他(她)们创造和争取更多的机遇参与赛事,上场执裁,摔打磨炼,实践提高。

       老李:对呀,上次你不就说了吗,这些人最最缺乏的就是实践和锻炼。

       老张:遗憾的是,每逢比赛,我们的领导总要千方百计给他(她)们安排一个“职务”,挂上一个“长”字。好像不如此一番,就降低了他们的身份,有损于他们的级别!有的还倍加呵护,怕在露天场地风吹日晒,黑了皮肤,脏了衣服,特意安排到有棚遮阳的场地上。在当前这种“裁判一挂长,基本不上场”的大氛围下,他(她)们也就理所当然地倒背手,迈方步,溜溜嗒嗒,走马观花,既不主动要求上场执裁,亲自实践;也不能对其他裁判员的执场予以及时有力的指导帮助。因为他(她)们身上挂着“长”字,肩上担着“重任”,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有别于(实为脱离)奔跑忙碌于一线的基层裁判人员。

       老李:有这方面的实际例子吗?

       老张:远的不说,今天8月底在河北霸州举办的《龙胄杯海润俱乐部会员门球单打精英赛》中,共分8个裁判组,每组7个人。当时我担任第7裁判组的组长,1--5组的组长都是3、40岁的年轻裁判。规定每场比赛上3个人,刚下来的裁判员要统计交报成绩、负责下一场的翻牌记分……,其忙碌程度可想而知。天气酷热,口干舌燥,在露天场地执裁就如同奔跑在火炉当中,基本上没有喘息时间。就是在如此紧张繁忙的情况下,据我所知,有的年轻裁判“组长”自始至终就不曾上场!

       老李:这也太不像话了,一个小小的裁判组长,就当起了甩手掌柜!干嘛那么大的架子呀!这要是当上总裁判长、副总裁判长,不就更牛了吗!

       老张:这样下去、这种作法,对年青人有百害而无一利。“用”是爱、“宠”是害!一个人加入裁判队伍,就意味着要奉献和吃苦,就要有风吹日晒、口干舌燥、腰酸腿疼、连场执裁的充分思想准备。“用”——就是要让他(她)们到第一线、到最基层的比赛场上去摸爬滚打,反复锤炼,在烈日当头、汗流夹背、紧张激烈、险情频出的情况下,经风雨见世面,触摸真赛情,学到真知识,掌握真本领,练出真功夫。中国门协的《门球裁判员管理办法》中也要求高级别的裁判员应当“……积极参加基层门球竞赛临场裁判工作,帮助解决基层门球比赛中出现的问题”。“宠”——就是领导不敢用、不懂用、不会用、不善用。一见年纪轻、级别高就另眼看待,特殊安排……,久而久之,由领导宠演变成自我宠,其结果是“级别越高,作风越飘”,到那时问题就严重了!

       老李:没错儿,“用”是爱,“宠”是害。年纪轻轻的,就应当让他(她)们多到门球比赛的第一线、最前沿。只有这样才能让他(她)们经风雨见世面,开阔眼界,摔打磨练、了解裁判工作的真才实学,掌握裁判工作的过硬本领。

       老张:为什么每逢比赛,多多少少、大大小小,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和分歧出现?除少数教练、队员对规则、裁判法学习理解不够外,绝大部分原因出在裁判员身上——要么不作为,要么错作为、乱作为。一句话:就是在经过自我努力和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没能达到“公正、准确”的要求。

       当前,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:在我们的裁判队伍中,有一些同志图有等级,名不符实,执裁技能低,群众评议差。张口闭口“我是什么等级”,从不细究“我有什么水平”。要让我说:与其整天“赶赛场、凑次数、图虚名、混等级”,鬼迷心窍地去追求那些虚无飘渺的“标签”,真不如把这份心思、这份精力和时间用到苦练球技上,说不定你还能练成一名门球高手!

       老李:像你说的这种情况还真不少,我就见过有些年轻裁判员,拿着自己的裁判等级《证书》到处追着裁判长要求签字,据说这是将来提升自己裁判级别的重要依据。让我看,下边儿之所以有这种不切实际的追求和作法,是与上头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提法和要求有着直接关系的。参加了、参与了某项赛事,只表明你有过某种经历;这与“水平提高、能力增长……等等不能完全划等号。就拿去年在上海举办的所谓国际门联的比赛来说吧:当了几天的裁判,一下子咱们中国就出了40多个国际级的裁判员,真让人感到震惊!这不简直是在拿门球运动开玩笑嘛!一句话:形式主义害死人呐!

       老张:所以,在门球裁判员的培养、选拔、考核、使用、管理等问题上,我个人还是始终坚持上次咱们谈到的五个基本观点:

        第一、不摸杆、不上场、不打球、不懂门球技战术的人,没有资格当门球裁判员。

        第二、身为门球裁判员,不想上场、不愿上场、不能上场、不曾上场执裁的,永远成不了一名好裁判。

        第三、门球裁判员,应当而且必须成为门球运动的全才——打的不错、教的挺好、裁的挺棒。

        第四、检验裁判,重在实践;定期复训,与时俱进。

        第五、要改变“裁判一挂长,基本不上场甚至根本不上场”的现象。每逢大赛的重要、关键场次,裁判长、副裁判长要亲自上场——言传身教,示范执裁。

        老李:上回我就说了,我非常支持和赞同你的看法。特别是结合咱们今天聊的内容,如果不坚持这五条,年轻的不经风雨不见世面,缺乏实战技能;年纪大的逐渐老化、力不从心,将来的裁判队伍是个什么样子、什么水平真是很难设想!

        老张:这就要看各级、各地的门协组织有没有这种危机意识,有没有这个紧迫感。实事求是地讲:中国门球运动的裁判队伍太不正规了,随意性太大了。从选拔、培训、使用、管理……等一系列工作看,都缺乏严肃认真的态度、一丝不苟的精神、严谨缜密的制度、持之以恒的作风。特别是裁判员的培训(包括教练员的培训)显得太随意。往往是只要交了钱、参加了中国门协组织的短短2、3天的集训,就能拿到一份结业证书,就能往上升一个级别。结果是国家级、国际级的裁判、教练比比皆是,遍地开花。

        老李:我看也是,前些日子市里一名比较年轻的国家级裁判,球打得还可以,当教练只能说一般,后来参加中国门协组织的一次教练员培训,连去带回总共四、五天的时间,结果也成了国家级的教练。看来不管是谁,只要交钱就能高兴而去,满意而归。

        老张:在中国门球界还有一个怪现象,就是每隔三、四年就要修改一次门球《竞赛规则·裁判法》。我的看法是:修改《规则》是一件大事,应取慎重态度。真的需要修改,也必须走好群众路线——先拿出初步方案,公布在网上、发到各地各级门协组织广泛征求意见;然后集中基层意见拿出第二稿,再放到基层征求意见;最后汇集基层意见拿出正式的修改稿。这样经过几次反复,拿出来的东西才有坚实的群众基础,才有更强的可行性。

        老李:现在咱们国家的许多法律法规都是这样做的。先发通知说要修改什么什么法律法规,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和建议;吸收人民群众的意见后,再写出初稿交到人大常委会讨论;有时一个法律法规要反复讨论修改三、四次,才能最后定稿,正式公布。

        老张:可咱们的门球《规则》修改却不是这样。每次都是找几个所谓的专家、学者、内行在一块儿鼓捣几天就出炉了,然后就是高价向基层推销、收费办班儿。

        老李:这样搞出来的《规则》到了基层能行得通吗?为什么不多听听群众的意见呀!一个门球《规则》,有必要修改的那么勤吗?五、六年甚至七、八年修改一次又能怎么样!关键是你没有走好群众路线这一步!

        老张:中国门球运动的历史只有30年左右,但是《规则》确已经修改了10多次,平均不到三年就修改一次。我就想不通:总是这么瞎折腾,到底是为了什么?是什么思想在支配着?

        老李:要不人们对新《规则》总有提不完的意见啊!

        老张:有不同意见和见解是正常的。参加修规的人也不是神仙,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、完美无缺。正像你说的,关键是没有走好群众路线,说严重一点儿是不相信群众。比较典型的是2009年和2011年的两次修规:《2009规则》搞了一个既无理论依据,又无实践检验,根本行不通、办不到、做不成的所谓“限双”规定。结果是磕磕绊绊地还没执行一年,就不得不再次修改。《2011规则》出来后,群众的反映更大,有好多地方形成了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前后矛盾、漏洞百出,不能自圆其说。所以我给他归纳成:《2009规则》是中国门球史上的最大败笔;《2011规则》为历次修规中语误最多!

        老李:听说2015年又要准备修改《规则》了。最近在《中国门球网》上看到有人发帖征求对修改《规则》的意见。

        老张:这里面有一种奇怪的现象:修规是门球界的一件大事,本应由中国门协出面、以官方的名义发布正式的通知,向全体门球爱好者征求意见和建议。可在类似的事情上,中国门协从来不出面、不露头儿、不出声、不表态。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!?修改规则这么大的事,怎么能以个人的名义发帖征求意见啊?!为什么中国门协这么害怕群众,这么不相信群众?!

        老李:我看关键还在于中国门协的官办性质!

        老张:对这个问题我早有看法。中国的足球为什么总搞不好?记得有人说过:足协本身就是一个非法组织!“协会”本应是群众性的组织,可我们国家的众多协会确都是官办的,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都是官派的。尽管有时也走一走所谓选举的程序,但那都是在做官样文章,是在“作秀”!我的观点是:中国的门球运动,只要政府大力支持,而不参与管理,定能在竞技化、市场化的大道上阔步前进!

        老李:老张你这观点可够激进的啊!不过想想确实有一定道理。好多文体活动都属于群众性的健身项目,都属与大众文化的范畴。群众既然喜欢、乐此不疲,那就让群众自己去组织、去娱乐、去协调、去管理。

        老张:好啦,今天咱们聊得确实有点儿走题儿了,就先到这里吧。下回我想跟你聊一聊怎么学习《规则》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 老李:好哇,那咱们就下次再见!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   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