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球百科

广告

周正印象

2011-07-30 20:44:43 本文行家:郑炜

门球国际级裁判周正 周正印象 文/郑炜 前言 第一次见到周正老师,是2005年初秋在诸暨举办的全国老年门球赛上。当时,在周正的房间里,众人正聊天,我和刘群、世敏兄推门进去。一进门我便问,哪位是周正老师?周正忙起身说



门球国际级裁判周正门球国际级裁判周正

    周正印象

   文 / 郑 炜

   前言
  
   第一次见到周正老师,是2005年初秋在诸暨举办的全国老年门球赛上。当时,在周正的房间里,众人正聊天,我和刘群、世敏兄推门进去。一进门我便问,哪位是周正老师?周正忙起身说我就是。我俩同时伸出双手,紧紧握在一起。
  随着日后的相识相知,随着不断听到大家对他的评价赞赏,我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。记者的职责促使我去挖掘、调查、了解他。年初我就提出采访他的要求,但周老师很礼貌的谢绝了。他越是低调,我越是坚持。在06年河北华电公司举办的门球邀请赛上,我与周正终于有了一次倾心长谈。这次长谈,他留给我的印象与以下词汇相关:人小鬼大、篮球大兵、上进好学、至孝重情、心系门球……

人小鬼大
每个人都有自己难忘的金色童年,周正也不例外。提及自己的童年,周正脸上溢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笑容。
周正在幼儿园里面,学习成绩始终保持第一名。他聪慧,也淘气。小学一年级,他因和班里小朋友们耍闹,老师罚全班学生抄课文200遍。周正回家后不顾父母的劝告,饭也不吃,从早到晚开始抄,一共才抄了150遍。他哭了。第二天,当他忐忑不安地把未完成的作业交给老师时,老师被他行为感动了。老师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气话,让周正受了这么大的罪,他握铅笔的手指都被被磨肿了。其他同学最多的才抄了30遍……
周正自小有着很强的好奇心,家里的闹钟、锁什么的都被他拆开过。虽然不能再修复,但从未因此受到父母的责备。他从小特别喜欢看书。小学没毕业,就把中国的四大名著全部看完了,为了不被父母发现,经常晚上钻到被窝里打着手电看。《静静的顿河》、《我的童年》、《叶尔绍夫兄弟》《复活》《悲惨世界》《基督山伯爵》《牛虻》……等等,这些作品,都能带给他会心的微笑、人生的启迪。在看《欧也妮。葛郎台》时,他把炉子上蒸饭的锅忘了,等发现时,锅里的水早已烧干。他忙往里添凉水,结果锅炸了,吓得他脸色苍白。父母知道此事后只是说:“以后可不能这样了。”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一书时,母亲特别提示他:“保尔和冬妮亚恋爱的故事,对你来说还早了一些,以后再看吧。”这样祥和的家庭、这样鼓励求知的气氛、这样明道理的母亲,怎不令人感动?
在这种教育下,周正不到年龄就加入了少先队,一年级是中队长,二年级就当了大队长。那天,父母不约而同的都给他买了一个左臂佩带标志:三道杠。(直到现在,他还珍藏着这个标志。)
说周正从小就“人小鬼大”毫不过份。有个邻居是个酒鬼,发酒疯把他们几个小学生都骂遍了。为了报复人家,他命令几个孩子下雨天用开水偷偷去浇人家养的花,结果把人家的花全都烫死了还查不出什么原因。
读小学四年级时,文革开始了,到处都在串联。他拉上邻居的一个小伙伴,说也去北京串联一下,就能见到毛主席。他那时身上只带了五角钱,邻居伙伴只带了两角钱,两人顺着铁道线就往北京走,从早八点走到晚六点,才走到徐水车站,再也走不动了。两人先用五毛钱买了水和吃的,然后对车站的一个扳道工说:“叔叔,我们想去北京见毛主席。”恰好一辆去北京的火车开来,这个扳道工就提起两人的脖领子,把他俩从窗口里塞进了车里。里面的红卫兵就像接力一样,把两人接过去,顺手放在车厢上面的行李架上。第二天,两人被安排在北京的卫兵接待站,也叫“外地革命师生联络站”。住在中学的教室里。
经过几天的训练,1966年11月28日,周正终生难忘。这一天,毛主席第8次接见和检阅红卫兵。他终于见到了毛主席!那时,他才11岁啊……
但此时,保定的家里人全都“疯了”。两个孩子不知去向,一个星期也没有消息。有人传说什么几里外的村井里淹死了两个孩子,还有人说从南方来了两个人贩子……家里人和单位的人都四处寻找,焦急的心情可想而知。几次都是听说有孩子的消息,家里做好饭菜去接,但都空手而归。看着失望疲劳的父母和凉了的饭菜,弟弟都哭了。
几天后,周正和他的小伙伴终于回到了家里。父母问明真相后,真是又气又喜,好在看到他们安全回来了,教训了一顿也就算了。但两人一下就成了全院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,都在后悔当时为什么周正不叫上我?
忆起往事,周正依然豪情万丈:“对这件事,我这一生也不后悔。”
金色的童年结束后,文化大革命的风潮卷进了一个少年的成长旅程。但那段幸福生活一直压在周正内心的最深处,轻意不再重提往事。但每每回忆,他感觉好幸福。
因受文革冲击,周父被打成“反动学术权威”,只有星期日才能回家一次。周正因此也属“黑五类”。1968年年初,周正兄弟俩被母亲送到了北京郊区大姨家里,他在大姨家的村里读了十个月的小学。1968年年底回到保定后,从五年级直接跳到了初中读书,而弟弟则从二年级一下跳到了四年级。兄弟两人不仅学习好,在体育方面也开始崭露头角。
篮球大兵
周正与体育结缘,与父母的引导有关。他在读初中时,便是跳高第一,铅球第一。周正初三时,因为课程总是抢学在别人前头,父母担心他的精力过剩,怕惹出别的事来,就给他买了一个胶皮篮球。从此使他与篮球结缘,居然也打出了名堂。
一个人生命的长河里,总要遇上几个贵人,也就是伯乐。没有伯乐,便没有千里马。有一次,周正所在的学校开运动会,运动会结束后,周正又打了一会儿篮球,一个上篮动作,恰好被体委的人看到了,就上前问他是哪个班的学生,叫什么名字,然后就走了。三天后,
一纸调令寄到了学校,周正被选为保定市篮球集训队队员,后来又到了省青年篮球队。他在篮球队里写了很多东西,被大家戏称为“小秀才”、“小儒生”……
1972年,周正高中毕业,正式进入河北省青年篮球队。1975年,周正担任篮球队队长。正当他在篮球事业方面大有作为、向上发展的时候,父患癌症母患心脏病双双病倒,都需要人照顾。弟弟周直高中毕业,面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,而周正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一次。按当时的国家政策,两个城市户口的子女,必顺有一个到农村去。面对这一难关,周正绞尽脑汁想啊想啊,最后竞然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,去当兵!于是,他到了38军篮球队,继续打篮球,只不过穿上了军装。这样弟弟就获得了一个“免下证”,留在了父母身边来照顾老人。
1977年,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。那时周父刚刚去世几个月,弟弟周直忍着巨大的悲痛投入复习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竟然一下考了个全省的状元。弟弟的如愿以偿也激起了周正的求学欲望,也想回家考学。1978年,他要求复员考学,部队没有批准。到1979年,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,事情有了变化。周正放弃回家考学的要求,主动请求留在部队开进山里接受作战训练,荣获嘉奖,并加入中国共产党;1980年,他又荣获三等功并获得特等射手称号,在全师作现场表演(112师是王牌师,是红军师)。
周正说,几年的部队生涯对他的人生有很大帮助。不然的话,教授父母的城里孩子那有机会接触到起猪圈、淘大粪、割麦子这样的事情?刚毅、严谨、纪律性等都是从这里学来的。
上进好学
越战结束后,周正回到家乡努力复习功课,当年便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入河北大学中文系。他在中学时是化学课代表,考的却是大学中文系,真是不可思议。周正在大学求学期间,把5个借书证都磨烂了。特别是在考试时,经常是晚上看着看着书和笔记,怎么听见鸟的叫声了?抬头看表,啊!6点半了。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过来了。
“宝剑锋自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在刻苦又刻苦的学生时代,他大学考试平均分数是95.2分,毕业考试专业成绩是全校惟一的满分:100分!因此他得以留校任教,其弟周直也在河北大学任教。对此,周母生前经常骄傲地对人说:“我家两个孩子都是全省状元,都是大学老师。”
周正自小是在家长的关爱,老师的赞扬中长大的。小学的时候就写下了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”、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等名句,雄心和上进心大的很。同学们说他有三高。(清高、心高、个高)参加工作后,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约定:如果40岁以前完成了父亲交给的照顾母亲颐养天年的任务,就去南方或国外闯荡一番,完成自己的心愿;如果40岁还没有完成任务,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。
在他40岁生日那一天,他自己去了教堂。。。。。

至孝重情
周正重情,是听他周围的朋友说的。周正母亲因患心脏病于1973年住院,4年后父亲又撒手人寰。父亲临终前把把照顾这个家,照顾好妈妈和弟弟的任务交给了他这个长子。一诺千金,这些年来,他都是怎么在执行着这个嘱托?
照顾有病的妈妈30年。妈妈当年住院时不吃医院里的饭菜。周正每次都给她做。妈妈怕吵,周正就把门全都钉上胶皮。妈妈出院后在家寂寞,周正买来录音机、安上电话。妈妈想回老家看上最后一眼,周正又找车安排,跑前跑后。
出进医院多少次,自己还学会了打针。单位安排的假期旅游多少次,他都因为“父母在不远游”而放弃了。天热给母亲打蚊子扇扇子,天冷给母亲做热饭,用热水袋捂脚。2001年母亲不慎摔断了腿,几个月后又大小便失禁,从次就再没有下床。周正天天擦屎擦尿,洗脸擦身剪指甲。卧床3年,母亲竟然没有长褥疮。最难的就是春节,保姆回家了,只有自己带着14岁的儿子去照顾奶奶。每隔一个小时孩子就费力的把奶奶抱起来,周正用最快的动作去为母亲整理床铺。大年三十晚上,当别人家都在高兴的观看春节晚会时,只有周正在洗尿布。边洗边在偷偷的落泪,日子过的那个难呀。
03年妈妈去世了。临终前抱着周正说连累你的太多了,时间太长了。以至于你连个家都没有了啊……朋友们来帮忙送行时,称周正为“方圆百里,第一孝子。”他们说,有谁能照顾久病的父母30年?一个人的人生又有几个30年?
弟弟离家读研读博已经18年了。远在美国的他想对母亲尽一份孝心也是鞭长莫及。别人都说,让他多给家寄钱来!周正都笑着回绝了。就是弟弟给他的3000美圆支票,他也没有去取。因为他知道,弟弟在外也很不容易。况且,他每次回来都给妈妈和侄子带了很多东西呢。
周正重情,这是他带给我的深刻的印象。每次通话,他开口便以“兄弟”相称,令我心生暖意。
1986年,周正已是河北大学体育部的书记了。这一年,河北省组织一个全省门球锦标赛,保定市也要组队参加,但是谁都不懂门球,当年保定市体育总会的主任就想起了打过篮球后卫的周正,就把他选为保定市门球队的教练。
周正说:“说实话,当时我什么都不懂,一切现学。不过,一个礼拜之后,等我弄明白个道道了,我就敢发表自己的想法了。我们赛前只训练了二十多天,居然打了个第8名!并赢得了时任省老年体协副秘长张文明老师的赏识。对我重点培养,让我考了省一级裁判。半年后,在河北省的第四届门球锦标赛上,张文明老师又破格任命我为副总裁判长。”
可以这么说,是张文明老师发现并培养出了一代门球裁判队伍的领军人物。迄今二十年过去了,提起张文明老师,周正依然对他心存感激。
“1991年,在北京丰台区举办全国门球教练员、裁判员学习班,日本人来讲课。张文明老师带着我、焦兰贵、崔志民、伊福臣等人参加了学习。200多人的培训班,大会挑选四个人作为专职记录组,我被推荐了上去。”
在那次培训班上,记录组其他三人分别是上海的关键、广东的陈金琪、四川的罗全康。可以这么说,这四个人是门球队伍中的“才子”。四个人的记录汇总核对后,再由一个人执笔,拟一个正式文稿,发给学员们,一天一发。那么由谁执笔呢?当时关键极力推荐周正执笔,理由是周正文笔流畅,字体好看,于是周正就做了执笔人。当时的组长是湖南的李孝友,总监是李洪宾。正是在这次学习班上,周正和关键结下了深厚的友谊;也正是通过这个学习班,周正脱颖而出,一朝成名天下知。
心系门球
门球是一项细心又动脑筋的运动。高大又细心的周正被拉进这个圈子之后,深深的喜欢上了它。
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近20年来,周正多次担任河北省和华北地区比赛的裁判长。近10年来,年年在全国门球大赛上担任总裁判长。2000年担任亚洲门球锦标赛的副裁判长。2001年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第6届世界运动会,夺得了世界比赛第3名的好成绩。一些成绩被中央电视台、省、市电视台采访报道。记者还对他进行了专访,文章发表在2001年12月5日的《中国体育报》上。
现在担任保定市门球协会主席。河北省门球协会副主席,裁判委员会主任。中国门球协会全国培训班讲师。连续9年被评为河北省体育先进工作者,两年被评为全国优秀裁判员。在01年威海、02年井冈山、05年密云、06年广州的全国班上授课。参与了门球新规则的制定修改全过程。作为考官,参与了2000、2002、2005年国家级裁判的考试过程。
顾全大局。2002年,周正的一篇体育教学论文被香港华人教育协会选中。来函邀请他作为特邀代表参加8月19日在泰国曼谷举行的全球华人教育年会,费用由大会支付。可这个时候中国门球协会已经发函请他于8月17日去井冈山全国培训班讲课。大家不愿意让他去曼谷,他就放弃了。
他与人合写的《门球》一书,近20万字,人民体育出版社准备2002年出版,中国门球协会领导劝他说,准备由门协官方组织你们几个写作出版这类的书籍。这样,他又放弃了。
2006年世界门球锦标赛开赛在即,二十年一梦,中国门球代表队能否夺冠?这是当前每一个门球人最为关心的大事。在今年广州举办的全国门球学习班上,周正如是说:“此次世锦赛,最强劲的对手就是日本队。这支队伍训练有素,在场上不言不语,击球精准。他们在草坪上打双杆,甚至远距离打一米的双杆都能成功。当年他们仅十八、九岁,现在也不过刚刚二十几岁。因此,我们在备战时,一定要加强技术训练,技术水平真正过硬才行。”
周正作为一名国际裁判,客观分析了中日两方的形势,特别提到了日本队员“在场上不言不语”,应引起我们的足够注意,这对中国队的备战训练是有指导意义的。不过我们在战术方面占有优势。就像首届门球王争霸赛,李兰贵的技术水平不次于徐卫国,但他在战术上没有徐卫国精明,因此他输在了战术上。同样的道理,只要我们打好战术,再加上技术真正过硬,心理素质过关,此次锦标赛,一定会取得令大家满意的成绩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中国军团取得了第三及两个第五名的好成绩。
结语
  周正的幽默诙谐,平易近人早已为大家所公认。他的口才和对门球规则的研究理解也令众人信服。周正与我,或说我与周正,确有“门球情结”。现在周正老师身为<门球世界>的主编,正集中精力为<门球世界>的读者撰写<门球讲座>一书.因我担任<门球世界>丛书的执行主编,相互之间交流的机会就多了起来,工作之余,他偶尔给我发一短信过来,令我开心一笑,我继而转发(群发)其他朋友,无论天涯海角,一下便成“自家人”了,其乐融融。
最后,送句话给周正:赤子之心,寂寞之道。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郑炜山东人,现居北京,历任《体育博览》杂志社编辑记者、《门球之苑》杂志编辑部副主任、《老年体育》杂志主编,现创办《门球世界》杂志,并主管中国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门球专业公司——北京共创和谐国际门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。